清明情殇祭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0-09 09:33
  • 人已阅读

看过昨日的晓晨之光,

云端下,

悄然已是清明,

雨落尘凡,

是血和泪的灵魂。

灵魂在雨中飘摇,

无处归依,

何处是孤坟?

.

我仍然

依据撑着伞,

青叶枯叶笼盖了碑铭;

肠断念断之后的溃败的心,

泪水在雨水中流落,

不竭的冷风,

丝丝的冷雨,

扫尽叠叠的孤坟,

风雨中漂荡落叶下的凄凄尘。

.

顿时模糊了,

居然忘记了祭你的处所。

轻走,

慢言呢喃,

我找到了那棵枯败的杨梅树。

杨梅树下,

昔时是咱们的细语之地,

留连忘归的情所啊!

而今却成了祭奠的老路。

.

雨勾留了,

安静得犹如夜域,

我在杨梅树下点起一对白烛,

摆了一束墨菊,

默语,浅言,哀悼;

泪珠如那雪白的烛滴,

早已湿了墨菊的外纸衣,

也湿了地上的落寂。

.

刹时,已是傍晚,

年年若似,

我照旧不舍,

但还是回身地脱离了、远走了;

照旧撑起那把伞,

背影衰退。

彻夜又该落雨了,

风中兴时,

无人晓得为何清明祭。